社工難為 —怎麼走

 Page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不曉得為什麼,在這寒冷值班不能回家的夜裡,突然想寫一點東西,一點實在一點的東西,一點更貼近生活真實面的東西。

       現在的社會,能夠誠實的面對自己與他人,能夠在真正重要的場合說實話、說真話的人,越來越少了。為什麼?很簡單,我們的社會風氣其實並不鼓勵我們這麼做。不容易比較理性一點的分析事情,釐清事實,看看問題,合作解決問題。這些重要的場合,往往有權力不平等的關係存在,沒辦法依扮演的角色來說、討論一件事情的本質;這些場合往往有利益糾葛的現象,「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類情境就這樣的天天上映在我們目前的真實生活中。

        這跟「社工難為」有什麼關係?社工生活在這樣的情境,社工必須和生活在這樣情境的人們打交道,不論是服務也好,合作也罷;甚至有時候比較像是兩軍對陣,將帥各自領軍,軍師、士兵紛紛各出奇招。這一點都不奇怪,人類生活樣貌千奇百怪,世界如此,台灣也是如此,社工哪來的三頭六臂去搞定、解決人人都不想碰的麻煩事。這等過度的期待也不知是從我們文化中哪一個部分衍生而來?而這種「過度期待」形成了一種形象,不管是一般民眾也好,官員也好(特別是監察院的官員或委員),甚至是社工自己都會有這種熱忱助人的形象與期待或自我要求。但是啊,但是,前面提到的「熱忱助人的形象、期待與自我要求...」,可能是千百個面貌與想像,於是出現了一種名之為「落差」的情況,這些落差是什麼?例如:


●社工人力本身

        現在講到社工的背景與訓練,那可是不同於以往,講得好聽一點是「樣貌更多元了」,講得不好聽一點,就是素質較不整齊了,這有眾多因素造成,教育部多年前開放廣設大學開始就是一例,許多學校師資、經驗都不足,卻都開了這些科系,收了許多學生。

        後來又因為要讓早年許多不是相關背景的資深社工有適用的依據,修改了法律,只要修多少學分就可去當社工。一些學校為了配合政策,加上需要賺錢來彌補學校愈來愈難經營的困境,當然要多開這些學分班來貼補學校經濟,甚至有些人還把這變成了一種商業廣告行為,與求職、轉換跑道、收入...等等劃上一條條的關係線,有的人為了求知、進修,有的人真的想藉此換一個自己認為比較理想的工作(或許後來才發現這根本與自己原先的想像不同)。

        再來看看實際工作的實務現場好了,新聞之前也常會報導人力不足的問題,這跟各地的縣市政府預算、編制有關;跟各機構重視社工輕重程度有關...。也往往因此會有許多不同的作法,甚至障眼法,例如:一個社工還得兼做許多許多的其他事物;表面上年度編制社工人力增加了,實際上是因為年度又有其他新的相關業務被法律、規定等規範著要做,若仔細權衡一下,某些地方人力或許還減少了。


●社會環境

        社會環境變遷太快,許多社工自己都難以適應,甚至面臨謀生不易的窘境,更何況還要去和別人一起討論生活困境的解決。有的無法衍生新的生活能力的社工,大概就只能依著規定或一些基礎技能來做一些基本的服務。

        講到環境,有許多子標題會出現,影響面都相當巨大,我也只是拋磚引玉的提出幾點。


--例如「夥伴關係」:

這個名詞其實在各行業都見得到,基礎概念是在「平等、互利」的原則下談一些合作。這一點在許多情況下,其實早已名存實亡或不復見。政府缺錢是個大家都看得到的事實,有的縣市政府極度缺錢,甚至債務破表,卻不是一般人看得到的。缺錢下的作為就是能省錢的就省錢,能不要縣市政府做的就不要,社工業務能委外省掉人事成本的就委外(雖然也有部分是基於專業上的考量)。如果遇到公、私部門社工有近似的理念,那談合作還比較能理性、愉快;如果不是,往往都是在「標案」這個不平等條約下,為各自的單位、老闆磋商、談判。


--例如「差序格局」:

這種人我圈子存在於中華文化,也確實存在於台灣。我也接觸過不是以正當管道任職,而是靠關係、走後門任職的人。這類人不一定具有相關專業或資格,有的還算勝任,有的只是搞死他的同事和他所負責相關業務的民間單位,為彼此都相當辛苦。

 

        這個題目實在太大,寫到這裡也累了,該休息了。我只是想,台灣目前的處境相當艱難,多一些誠實與面對,這個島,這個島上的人民,這些人民的下一代才有更美好的未來。

 

        至於這些「難為的社工」、「為難自己的社工」、「被為難的社工」,甚至是「缺乏專業素養的社工在為難其他的社工」。這種種面貌,要當歷練、磨練也好,要當人生志業也很棒,做為一種修身養性的道場也不錯。我有時將這想像成一場有時間限制的拳擊賽也很有趣,有噹噹噹的中場休息時間,有一、二、三、四...回合。至於比賽時間是一年、三年、五年、十年、十五年、二十年自己定。比賽時間到了,有運動精神的轉換下一場比賽,或是換個運動、跑道再繼續做其他有意義的事也不錯。

 

        不可避免的,一定會遇到缺乏運動精神的人,各行各業不也是如此,都充滿著黑黑白白、來來去去。但最終都是閉上雙眼,兩手一伸,躺平了。

 

        許久以前上過一位德國老神學教授的舊約課,他每天總是精神奕奕的三點就起床背課,一學期的時光,我不知聽過多少次「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是的,為他來說,幾千年來的人性隨著時代的演進,變化了許多樣貌,但是每一件千奇百怪的事,去看一看人類走過的痕跡,「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不過,我選擇的是,在這塊陽光映照的大地之下,那一片或許不大,但卻讓人心懷坦蕩的欣慰、幸福之處,那也是一種「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