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 I Have No Choice

觀點最新文章        Page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V.J. Nuance 紐昂斯

December 27, 2013


“I have no choice.”

  我記得布拉耶點字法的發明人— 路易‧布拉耶(Louis Braille)的故事,一位深愛著他的女孩,對他的眼盲不以為意,反而讚賞、仰慕著他在如此多的逆境下,仍能奮發向上,有許多的作為。布拉耶聽完那女孩對他的讚美之詞後,無半點愉悅與驕傲,只是平實的說出他的心聲:「I have no choice.」是的,誰願意失去靈魂之窗 — 眼睛呢?他沒有選擇,他「不得不」。

      生活中有許多的「不得不」,這些「不得不」通常稱為生活中的逆境,或是生活中要去面對、解決的問題。或許我們對某些場景會很熟悉:


    「我真的捨不得我先生這麼早就被癌症帶走了。」

    「我無法承受這種打擊,一夜之間,我的親人全都葬身火窟,只留下我一個人。」

    「為什麼是我?這個壞人,這個惡徒,為什麼不選別人,卻選我來強暴?」

    「我這麼的努力,為何上天看不到?我的收入仍然微薄,生活還是這麼的苦。」

    「我怎麼這麼倒楣,遇到這種法官,如此黑白不分,有理的變成無理。」

    「我所愛的人怎麼變了樣?如此暴力相向,我該怎麼辦?」  

    「真是好心沒好報,見人騎車受傷停車幫忙,反被誣告。」


    這種種生活中的難題、機運與困境,有的有答案,有的沒有答案,什麼樣的困境或難題會落到你(我)的頭上,誰也不知道。人生就是如此。



路‧天空‧土地     ╱     The Road ‧ The Sky ‧ The Land


“I have no choice.”所以,只能面對。


  我不得不面對這樣的難題與情境,我也不知道老天爺為什麼跟我開這種玩笑,我無從選擇。但是,我可以選擇的是:坐以待斃?還是活下去。


    「坐以待斃」意味著不做什麼,隨波逐流,甚至自暴自棄。不過,某些創傷復原的確需要一段不做什麼的時間來療癒;某些惡劣的生活、工作環境下,的確要有意識的運用著「不做什麼」來求生存。想想,既然選了「坐以待斃」、「死路一條」,那還有什麼好損失的?不如賭賭「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我想,這也是詩人佛洛斯特(Robert Frost)詩作:未竟之路(The Road not Taken)的意思。有些難走的路,留有餘地讓人做選擇,除非樂意去走,想去走,喜歡去走,才能忍受那路的苦楚、挫折與孤寂,選這種路走的人,往往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路途的本身往往就已經帶來些許的成就感與快慰。不過有些難走的路,沒有讓人選擇的餘地,“We have no choice.”我們只能面對。

      這樣的「不得不去面對」,讓我們「不得不」培養了所需要的能力與勇氣。我想,如果我現在身上有些不知從何而來的能力與勇氣,大概就是這麼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