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Wisconsin(威斯康新)

旅行最新文章        Page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憶不起我是從哪裡來的了?

如果有前世的話。

 

當我復歸黃土將往何方?

如果有來生的話。

 

我讀著鄭愁予的「偈」,

來到時空中初遇Wisconsin的那一點。

 

 

站在草坪上望著玉米田,

廣闊無垠。

 

呼的一聲,

驚動了我剛甦醒的暢快身心,

孤獨的小轎車疾駛而過。

 

 

下榻在即將易主的一個三人房,

啊!那房間在SERRA HALL裡。

 

 

鏡頭拉遠點吧!

好讓我能看清楚點SERRA HALL的樣貌。

 

嗯,這…

神秘中散發出一絲質樸與優雅。

 

 

仰望穹蒼即將褪去一片湛藍,

驚覺,那是野雁!

 

頭一次親見的成群野雁,

隱約可聽見幾聲遠方傳來的啼叫。

 

 

後頭兩隻落了隊伍,

彷彿我懂了剛才傳入耳中的雁語,

加油!加油!

 

 

離晚餐還有半小時,

我沿草坪右後方輕跳跳的踱去。

 

不會吧!這是…

原來蘋果樹矮矮的,

眼前這幅垂涎欲滴的景象,

讓我…

壓抑住伸手摘下的慾望。

 

 

再往前走,

穿越幾棵蘋果樹,

來到與隔壁一戶人家的交界,

哇!

好一個靜謐的長眠之所,

被我這突來的訪客叨擾了。

 

我蹲下來細瞧石碑上的題字,

感覺著曾活在這裡的人們,

似乎也不覺得有什麼恐怖的,

反而心情平和,寧靜,

大概這群離世的鎮民也釋出了善意。

 

 

步伐悄悄的,

我繞過這小鎮中的另一個小鎮,

喔!

回到馬路邊了,

一輛校車送學童返家,

從馬路這頭,

到馬路那頭。

 

 

用完了餐,

在SERRA HALL和室友閒聊幾句後,

將自己丟入一片月色下,

張開雙臂,

沐浴。

 

我讀著鄭愁予的「偈」。

 

「不再流浪了  我不願做空間的歌者

   寧願是時間的石人

 

  然而  我又是宇宙的遊子

  地球你不需留我

 

  這土地我一方來

  將八方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