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首頁‎ > ‎Dialogue 對話‎ > ‎

價值、態度初想 The Rough Thinking about Values & Attitudes

張貼者:2018年3月17日 上午10:31V.J. Nuance   [ 已更新 2018年3月24日 上午7:38 ]

 

我碰到了一個問題......按連結


   價值與態度表面上看起來是不一樣的用詞,實際上的內涵相當近似,持某一種態度,其實背後就隱含著某種價值,態度是表象,也容易被表情、跨文化錯覺、心胸的寬狹等因素而干擾限制,甚至誤解。能聽到、抓到、懂得那個態度表象背後的隱含價值,才能了解實際上那個對話者的實際態度到底是什麼。


    因此,就深層的內心來說,兩者是同一件事。


    對話可以是對自己,也可以是對他人,方式不一而足。肢體、非肢體、口語及各種可運用材料的表達方式,無論透過哪一種方式,例如:日常對話、表情手勢、繪畫、歌唱、音樂、戲劇、寫作等等,都蘊含了價值與態度。


   就對話者而言,不論知不知道這麼一回事,這個事實都存在,也就是說,差別只在於對話者能否「意識」到對話內容物的價值、態度,還是「無意識」的任身心恣意施展作為,時而動物,時而為人,時而想當神。


    當一個對話者試圖「意識化」自己與他人對話的背後隱含價值時,必然會發現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 — 對誰有好處?而且這個「好處」到底該怎麼看?


    人類在觀看這個「好處」的價值判斷,主要基於兩個事實:一是對「人」的看法,這包含了人的本質、性別、年齡、行為等等;二是「人類基本上是互相依賴的」。這兩個基本事實也構築了全球各地對於「個體(individuals)」與「團體(groups)」的各自解讀,並形成文字檔案,逐步演化。

    

 


   全球各地隨著人類生活進展與歷史演化,關於這個對話過程背後「好處」的價值判斷,共識較多的,便會形成對話者對話過程中的共同基礎,也可以稱之為「主要價值(primary values)」,主要價值的語言通常抽象性較高。


    共識性較少的,常會受到某些自然因素的影響,如:生活文化、家庭背景、團體規範要求、個人特別經歷、個人衷情的學說理論等等,這可以稱之為「次要價值(secondary values)」,次要價值的語言隨著個別性愈明顯,具體性會愈高。


    對話雙方若在演化的過程中,若較缺乏具共識的主要價值的話語,通常就容易撞牆或斷訊。因此,在對話背後必然隱含價值的事實基礎上,對話之所以能夠持續進行,大概有幾種狀況:

一、雙方不牽涉利害關係,愉快就好。

二、雙方有各自立場,但也為對方(他人)著想。

三、雙方有共同的主要價值基礎,對話內容以此基礎延伸推演。

四、雙方有各自立場,各依謀略心思盤算,表面看似對話,其實不是對話,可能是談判,也可能是算計。

五、心胸視野較寬廣的一方,深知自己立場與價值,聽著、陪著、了解另一方,靜靜等待對方價值的演化,當有一天演化形成較具共識的主要價值時,那對話也將更為深入彼此的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