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首頁‎ > ‎Dialogue 對話‎ > ‎

語言的風格與對話頻道

張貼者:2018年3月11日 上午9:11V.J. Nuance   [ 已更新 2018年3月12日 上午8:48 ]


    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獨特的味道,就像一道菜一樣,佛跳牆是一道菜,麻婆豆腐是另一道菜,雖因餐館地點、廚師等,讓這道菜的味道有所差異,但食客終究認得出來,「啊,這是佛跳牆;唉呀!那是麻婆豆腐。」

 

   語言也是如此,每個時代的語言有獨特的語言味道,讓人認得出來,「啊,這是唐詩宋詞;唉呀!那是智慧手機初年的圖像簡語溝通。」不過,依著每個時代當時的人們所處的家庭、社會、文化、風俗習慣、民族、國家等等環境的不同,以及個人的習慣、體悟、抉擇,逐漸形成人格類型的大致性與人的個別性。

 



    而這個獨特個別性的個人,透過自己對語言的感受與理解,在某個當下,選擇、運用了從極度抽象到極度具體之間的某個頻道,傳達自己,此之謂「風格」。

 

    語言頻道對得上,才聽得到發聲者想說什麼,進一步才能懂。就像收音機調到接近或精確的電波頻道上,那廣播電臺的音樂或對話才能播放出來,頻道接近或有干擾電波的,雜音比較多,聽得不清楚,聽者的心也容易煩躁。頻道調得精確又無其他電波干擾,那就聽得非常清楚。

 

    如何在自己所處的時空點,對不同時空的語言調到適合的頻道去聆聽,才能進一步區辨,那傳達的到底是什麼?

 

    霍金(Stephen Hawking)提到對時間的理解,「沒有所謂時間開始前的時間,因為時間一直存在,只不過是不一樣罷了。」

 

There is no time before the start of time as time was always present, it was just different.

 

   「你可以把平常的、真實的時間想成一條水平線,左邊是過去,右邊是未來。但還有另一種時間是垂直的,那就是虛時間(imaginary time),它不同我們經歷的真實時間,卻是一樣的真實。」

 

    寫作、閱讀、祈禱、冥想、體會他人心境等等,讓自己與古今人物或把酒言歡、高談闊論,或輕聲細語、靜靜沈心的風景,大多得讓自己處在虛時間(imaginary time)裡。進去了,才有機會練習,才有可能聽到、聽懂那許多自己其實並不知曉,更不會了解的語言頻道。


    那對話,也才不容易虛應故事或雞同鴨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