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首頁‎ > ‎Dialogue 對話‎ > ‎

「正義」這個詞 The Word "Justice" :4.羅爾斯

張貼者:2018年4月4日 下午6:12V.J. Nuance   [ 已更新 2018年4月7日 下午10:28 ]





    羅爾斯(John Rawls)很嚴謹的正視了「正義(Justice)」這個詞,還把陸續發表的看法、專文修整成〈 A Theory of Justice〉(正義論)這本書,這書出版於1971年,重新修訂於1975與1999年。羅爾斯先生產生書中這些見解的時空背景是:他生活環境中自由主義、個人主義盛行,卻也造就了更大的不平等與一群處境不利的社會成員;而另一方面,當時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試圖以某些方式消彌社會的不平等,卻也形成個人自由與公民權利相當大程度的限制。

    於是他從歷史發展至今的脈絡中,試著以他勾勒的〈正義論〉來調和自由與平等之間所產生的衝突。他怎麼做呢?他是個良善的人,也知道人基本上有自私的傾向,所以他一開始先有了個基本假設(他稱為原初立場、無知之幕):一個理性自私的人如果沒了現在的種族、性別、社會角色、財富存款、價值、傳承等等,現在要重新設計這個社會,要大家簽訂一個社會契約,讓社會結構與資源分配形成一些公認的正義原則是可能的(他稱為社會基本結構)。因為重新來過,每個人都可能先天上掉入社會中的弱勢環境與角色,所以也會為自己想,如果自己遇到這種狀況可以怎麼辦,也可以說希望社會如何對待自己。


感覺上,這個假設是一位善良的人,從比較大的層面與角度來思考,希望讓社會有個讓人們可以起碼相信的願景,不過比較一廂情願,實際上:這個假設不可能存在,在思考的這個人不可能回到空白。理想上,這個社會如果會依照這些原則運作,那就會形成基礎的信任感,是可行的。但是實際上,理性自私的人也充斥著一堆缺乏道德良知的人,說A做B、表面演A骨子裡密謀著B、承諾著A一回頭就毀約成了B,台灣社會、國際社會近年天天都在上演這類戲碼。一旦這個假設容易動搖,那自然接下來的思考、設想就容易被鬆動了。


    基於這個出發點,他先提出兩個正義原則:

一、平等自由權原則

這一點,跟今日許多國家憲法中對這個國家的人民,所保障的有關平等權與自由權是一樣的。不過羅爾斯在這個原則上更強調:合乎正義的社會,不會為了讓多數人享有較多的利益,便犧牲少數人,因為每個人享有的各項自由權是一樣的、平等的。


這個對人民權利保障的起點是重要的,不過,這個原則一定會伴隨著衝突,也就是人與人一定有權利的交集之處,A主張A的權利,B主張B的權利,平等,但必然衝突。所以,以實際生活來看,同樣重要的是,權利的交集如何處理,衝突如何解決,人除了劍拔弩張的捍衛自己之外,還有沒有其他選擇。



二、社會經濟不平等的先決條件

他的意思是:我們生活的環境要先形成機會均等及有利弱勢成員分配最大利益的情況,那社會、經濟便可以存在不平等。

1.機會均等(他稱為公平機會平等原則):各種工作職位、地位須對所有人開放,無論出身貧富貴賤,有意願及才能便有機會獲得。

2.有利弱勢成員分配最大利益(他稱為差異原則):這個概念原則與今日透過分級稅制、某些對象的福利補助與服務等作法是一樣的,是透過所得重分配對不平等的一種些微彌補。羅爾斯除了對當代不同社經地位與不同群體的思考之外,他也提到了跨世代,也就是不能透過剝削下一代來施惠這一代,那是這一代對下一代的責任。


機會均等在許多地方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有些看得到,很多是看不到卻存在的,這不論是哪一種民族、哪個區域、哪個政體都有的情況,台灣也是,需要人類共同努力。常見造成機會不均等的狀況如:性別在工作升遷機會上的不均等、人脈關係在獲得某工作機會上的不均等、同樣行為不同種族或社經地位被法律判決有罪無罪的機會不均等......等等。

至於有利弱勢成員分配最大利益,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作法與特色。北歐國家透過高稅收來支持教育與高社會福利與服務的社會環境與氛圍;美國以私人興辦教育、保險為主,輔以公共教育、社會保險來維持社會體系與安全運作,台灣呢?無論是教育、社會福利與安全,大多缺乏為整體社會成員深思熟慮的長遠計畫與政策,變異性比較大,受政治力影響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