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ructure of Stories 故事的結構 -1

 Page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佛斯特(Edward Morgan Forster, 1879-1970) 在《小說面面觀 Aspects of the Novel》一書中提到,「就故事在小說中的地位而言,它只有一個優點:使讀者想要知道下一步將發生什麼。反過來說,它也只能有一個缺點:無法使讀者想要知道下一步將發生什麼。這就是能夠加諸於故事性小說中的僅有的兩個批評標準。故事雖是最低下和最簡陋的文學機體,卻是小說這種非常複雜機體中的最高要素。」

        我想Forster想表達的是:小說很重要的元素之一是「故事」,小說寫得好,會讓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有一種「想知道這故事究竟怎麼了?後來會發生什麼的感覺。」也難怪Forster會如此說:「我們對一部小說的喜愛,將會是它的最終考驗。」

      帕慕克(Orhan Pamuk, 1952~)在《率性而多感的小說家 Safve Dusunceli Romanci》一書中,對「這份喜愛」說得更清楚,「小說的價值在於它驅使讀者尋找核心的那股力量,而且我們也可以率性地將此核心投射於世界。簡單地說,小說一定要具備讓讀者覺得「生活確實就像這樣」的力量,才能真正達到價值的標準。小說必須要提出我們對生活的主要觀念,也必須讓讀者在閱讀時預期它會這麼做。」

       是的,我想Pamuk將這種小說對讀者的吸引力縮小了範圍,他覺得小說的力量讓讀者覺得「心有戚戚焉」,而這是人性想尋找的核心力量。Pumuk接著提到「小說必須要提出我們對生活的主要觀念」,沒錯,小說是人寫的,既然是人寫的,必然有意識或無意識的傳達出作者對生活的主要觀念,只是這是非常細微,既是感受性又是技巧性的讓這份「作者對生活的主要觀念」,在故事進行中自然的浮現。

       我記得村上村樹在《1Q84之後~村上村樹 Long Interview 長訪談特集》中,曾以契訶夫的《薩哈林島》為例來說明這份細微的功夫,村上村樹說:「契訶夫在描寫上很出色。他不太陳述意見。只是仔細地觀察細微的地方,加以描寫。觀察然後描寫,再觀察,再描寫。在那樣的姿態中,他的憤怒和悲哀已經躍然紙上。並不是憤怒地寫著,或悲哀地寫著,只是結果浮了上來。」

      從這裡為開端來看故事的結構,我想會比較能抓得住「故事的結構」在小說中的角色。這類小研究,我就以常見的故事結構作為第一篇的開始。這些故事進行的方式,我想很容易在一般的小說、故事、電視影集、電影等中發現。

例一:有人稱之為鐘漏式,也就是隨著故事發展到最後,人物處境相反、互換。


例二:由好的處境發展至糟的、悲哀的處境,而在發展過程中的某些點,會透露出故事主角的感悟,一般悲劇就屬於這一類。


例三:由糟糕的、不好的處境,發展至好的結果。這類故事在童話中相當常見。



例四:我暱稱為「三溫暖式」,也就是從原本好的處境,發生變故,歷經挫折與磨難,最後獲得好的結果。


例五:兩個故事同時進行,又在某些點上交錯相互影響的發展。


例六:因為習慣、文化、社會環境或原生家庭對主角的影響太大,雖然歷經許多磨練,最終仍擺脫不那些巨大影響造成的宿命。


例七:坎伯(Joseph Campbell)對神話故事的深厚研究,所凝聚出的英雄旅程。許多好萊塢電影也參考運用。





        故事結構只有這些嗎?是不是還有不同的故事結構。當然,上面的故事結構大約都是以「歸納法」而獲得的一種暫時性的結論。

        故事的結構到底是做什麼用的?這樣就能寫好小說嗎?我想不是的,當然不是。

       但是好的小說會隱隱的顯露出一種結構。一種抓住讀者眼光看下去,一種看完之後餘韻繞樑的氛圍,我想這是那隱隱的結構與那結構中的內容所造成的綜合效果。